勇于开顶风船,稳定外资外贸基本盘_新闻中心_中国网

class=”articleBody”>

国际疫情持续蔓延,世界经济严重衰退,国际市场需求整体上仍处于低迷状态,今年我国外资外贸面临复杂严峻的外部形势。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院长顾学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利用外资工作,把“稳外贸”“稳外资”作为“六稳”“六保”的重要内容。当前我们稳外资外贸面临的形势是危机并存、危中有机、危可转机。要辩证认识和把握国内外大势,勇于开顶风船,善于转危为机。通过实行更加积极的开放战略,促进贸易投资稳定发展;通过培育强大的国内市场,增强外资外贸发展动能。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稳定外资外贸基本盘有信心有潜力。

韧性强抗冲击,外贸外资成绩单较为亮眼

记者:在疫情冲击下,稳定外资外贸基本盘面临很大困难。今年一季度,我国外贸进出口同比下降6.4%,全国实际使用外资2161.9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10.8%。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把“稳外贸”“稳外资”作为“六稳”“六保”的重要内容。目前,1~8月外贸外资数据已经出炉,您如何评价我国外资外贸的现状?

顾学明:今年年初,受疫情冲击,我国外资外贸工作遭受了一定程度困难,外资和外贸一季度出现下跌。从中央到地方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稳住外资外贸基本盘的重要指示批示精神,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进一步加强稳外资外贸工作。随着从中央到地方采取的一系列稳外资外贸措施的不断落实,稳定外贸外资基本盘交出了一份较为亮眼的成绩单:止跌回升速度较快、质量水平稳固提高、市场韧性充分显现。

止跌回升速度较快。2020年1~8月,全国实际使用外资6197.8亿元,同比增长2.6%,仅8月当月,利用外资为841.3亿元,同比增长18.7%,连续第5个月实现单月吸收外资金额增长。我国出口自4月份以来就止跌回升,已连续5个月实现单月正增长,自6月份以来就已实现了进出口单月连续双增长。2020年1~8月,我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20.05万亿元,其中,出口11.05万亿元,增长0.8%。8月当月,我国出口额同比增长11.6%,不仅刷新了疫情暴发至今的纪录,更创下自去年3月以来的新高。

质量水平稳固提高。在规模止跌回升的同时,外资外贸转型升级步伐进一步加快。利用外资结构持续优化。2020年1~8月,服务业实际使用外资4766.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2.1%;高技术服务业同比增长28.2%,其中,信息服务、研发与设计服务、专业技术服务、科技成果转化服务同比分别增长24%、47.3%、111.4%和20.2%。出口结构显著改善。虽然劳动密集型产品受疫情影响较大,出口相对疲软,但高技术、高附加值产品出口增长强劲,集成电路、家电、手机和电脑出口增速超过8%,分别达到14.7%、14.1%、8.9%和8.4%。外贸新业态新模式成为外贸增长突出亮点。跨境电商、市场采购贸易等出口逆势增长,增幅达到两位数以上。

市场韧性充分显现。在我国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和一系列政策落地的作用下,我国开放型经济强大韧性不断显现,外资企业和民营企业信心逐步增强。外资方面,根据美国商会和欧盟商会的最新报告显示,78.6%的美国受访企业表示不会转移在华投资,较去年增加5.1个百分点,只有11%的欧盟受访企业考虑外迁或改变投资计划,接近10年来最低水平。外贸方面,民营企业出口保持较快增长,为稳外贸作出了突出贡献。1~8月,民营企业出口增长8.3%,拉高整体出口增速4.2个百分点,占比提升3.8个百分点至54.9%。

政策举措精准发力,打造国际竞争新优势

记者:目前稳定外贸外资取得了明显的成效,主要因素是哪些?

顾学明:经济全球化是不可逆转的时代潮流。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我国推动更高水平开放的脚步并未放缓。目前,我国稳外贸稳外资工作取得显著成效,这份成绩的取得主要因素体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实行更加积极主动的开放战略。进一步放宽外商投资准入,缩减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允许更多领域实行外商独资经营;进一步降低关税水平,消除各种非关税壁垒,大幅削减进口环节制度性成本;不断完善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的营商环境,对在中国境内注册的各类企业平等对待、一视同仁。这些举措彰显了我国积极主动开放的决心,也让各类企业服下了“定心丸”,为稳外贸稳外资工作提供了坚强指引。

二是稳定外贸外资基本盘的基础条件有保障。一方面,我国拥有超大规模的消费市场,目前我国居民消费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不断提高,消费需求对经济增长贡献率约为60%。特别是服务和高档类消费需求,以及个性化消费需求形成了新的消费潜力。同时,新业态新模式涌现拉动新的投资需求,以5G为代表的数字基础设施,以人工智能、大数据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以“无接触配送”服务、线上问诊、直播教学、远程即时维修为代表的新模式新业态,使各类企业看到了新的投资机遇,提高了投资热情。另一方面,我国具备全面的产业配套能力,产业链条完整,市场体系完善,各类商品和服务供给的规模效应、创新效应和集聚效应优势突出,能够为稳外贸稳外资提供安全可靠的产业保障能力。

三是精准发力的政策举措为稳外贸稳外资保驾护航。国家积极出台一系列政策举措,如《关于在做好防疫工作前提下推动商务领域企业有序复工复产的通知》等,各地方政府也积极制定应对疫情的各项支持政策措施,切实帮助外贸外资企业解决问题、减轻负担。依托自贸区港、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等平台,通过主动开放先行先试,在投资、贸易、金融、外商投资服务和管理、服务业扩大开放等方面探索创新,打造参与国际竞争的新优势。同时,积极落实“增加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相关任务,做好顶层设计等工作,为稳外贸外资工作提供重要支撑。通过一系列精准发力的政策举措,稳外贸稳外资工作取得了良好成效。

勇于开顶风船,实施更加积极的开放战略‍

记者:从全年来看,稳定外资外贸面临怎样的形势?外资外贸长期稳定发展的动力源在哪里?

顾学明:我国全年稳外贸稳外资工作既面临机遇,又充满挑战。

从机遇看,我国拥有强大国内市场,为稳外贸稳外资工作提供了重要保障。我国具有超大规模的市场优势,目前拥有超14亿人口和1.2亿户以上的各类市场主体,经济的韧性和活力较强。从挑战看,经济全球化进程受阻,外资外贸发展空间受限。中美关系面临严峻的挑战,单边主义、贸易保护主义、逆全球化思潮兴起,主要西方大国回归传统的国家主义立场,内顾保守化倾向加重,提供国际公共物品、变革全球治理体系的意愿减退,这些均严重扰乱了全球经济秩序,使全球经济发展面临较大下行压力。

我们要实行更加积极的开放战略,促进贸易投资稳定发展。一是提升自主开放水平。发挥自贸区港、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等在促进贸易新业态新模式发展中的引领和主体地位,先行先试相关改革开放措施;加快医疗、文化、教育、电信等领域开放进程,全面清理取消未纳入负面清单的限制措施,打造利用外资高地。二是扩大贸易投资合作空间。进一步争取同大部分新兴经济体、发展中大国、主要区域经济集团建立自由贸易区,为区域贸易投资发展提供强大动力。三是强化贸易投资发展安全保障。建立健全全面风险管理制度,在风险研判和防控中加强大数据、区块链等新兴信息技术应用,提高对重大贸易摩擦案件应对能力,全面增强对投资、贸易等领域的开放风险监管和处置能力。

另一方面,培育强大的国内市场,增强外资外贸发展动能。培育“消费市场+进口市场+投资市场”组合型市场。提高消费供给水平,增加服务性消费供给,促进消费回流。提高社会保障水平,促进居民即期消费。优化进口国家和地区结构,注重从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进口。进一步扩大高端消费品等优质商品进口。促进对外开放向规则等制度型开放转变,营造良好营商环境,把我国建设成为充满机遇的全球投资创新乐土。促进国内产业发展与外资外贸有效衔接,进一步扩大先进技术设备、关键零部件等进口,为我国产业升级提供资源要素支持。鼓励外商投资战略性新兴产业、先进制造业、现代服务业和现代农业,促进国内产业结构调整和优化升级。

 
责任编辑:卢小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