税友集团过会背后问题重重:业绩增速急速放缓 募资必要性存疑

机构一致看好股市行情,2021年谁是最强风口?布局窗口期来临,

  作者:张昕乘 林洛栩

  出品:全球财说

  11月12日,税友集团首发过会。围绕着税友集团“16亿资金买理财,募资9亿搞研发”、“董事长涉嫌行贿,股权关系错综复杂”的讨论层出不穷。

  《全球财说》发现,税友集团背后的各种纠葛确实不简单!

  业绩增速断崖式放缓

  销售费用居高不下

  资料显示,税友集团主营业务为财税信息化领域的技术研究、项目开发、产品销售和服务。成立于1999年,成立初期公司名叫浙江西安交大龙山软件有限公司,在经历多达22次的增资扩股和股份转让等资本运作资本运作后于2018年整体变更为如今的税友软件集团。

  2017年-2019年,税友集团分别实现营收8.78亿元、13.01亿元、13.98亿元,同比增加48.18%、7.46%。净利润1.37亿元、2.72亿元、2.84亿元,同比增长98.54%、4.41%。

  数据显示出税友集团业绩增长并不平稳,在2018年营收净利暴增后增速放缓过于明显,且并无过多突破。

  同时,公司业务区域分布较为集中,主要布局在广东、深圳、河北、新疆、北京、上海等区域,六省近三年收入占比近8成。

  如果公司未来不能开拓其他地区的市场,提升增量份额,其持续成长的能力将会产生较大影响。

  招股书披露,税友集团主要收入来自于为税务机关提供税务系统开发与运维服务,以及为中小微企业中介机构提供财税综合服务,营收占比高达99.83%。

  其中,随着国家不断加大税务信息化的建设力度,公司中标的税务系统软件开发与维护项目不断增加,这也是税友集团收入增长的主要原因。具体数据可以看出,2019年企业财税综合服务营收出现下滑,但税务系统开发与运维呈增长状态。

  主营业务收入业务类别构成

  图片来源:税友集团招股书

  来源于企业类客户的收入已出现下降,《洞察IPO》注意到,销售费用却出现了增长。

  2017年-2019年,公司销售费用金额分别为0.87亿元、1.19亿元和1.35亿元,销售费用率分别达到9.88%、9.19%、9.67%,且近两年的销售费用率均显著高于可比公司近5个百分点。

  可比上市公司销售费用率对比

  图片来源:税友集团招股书

  其中,广告宣传费、业务招待费、计提的折旧与摊销和职工薪酬占据了较高比例。

  根据招股书说明,公司企业财税综合服务收入占比较高,客户数量多,需求频繁、地域范围广,公司为开拓客户,提供增值服务,需建立广泛的销售网络和庞大的营销团队,从而导致销售费用相应较高。

  税友集团企业财税综合服务相关营业收入及占比均出现下行,销售费用却不降反增,匪夷所思。高于行业平均的销售费用率也并未对业绩起到提升作用,过度营销非长久之计。

  政府补助、税收优惠、投资收益

  撑起利润总额30%

  需要说明的是,税友集团的税务系统开发与运维服务主要客户为国家税务总局及各主要省市税务局,税务系统开发建设及运维主要由税务机关主导,受国家财政政策与税务信息化相关政策影响较大。

  2017年-2019年,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分别为2038.07万元、1097.9万元、2420.67万元,占当期利润总额分别为14.40%、4.03%、8.60%。

  税友集团的政府补贴主要为软件产业园项目建设补贴,2019年末该项政府补贴余额为8198.63万元,加上上海市技园区管委会专项资金的1200万元,税友集团的政府补助期末余额为9398.63万元,确认为递延收益。

  报告期内,税收优惠金额分别为1399.72万元、2954.49万元、2802.43万元,占利润总额的比例分别为9.89%、10.86%、9.95%。

  同时,税友集团近三年投资收益分别为1812.24万元、6058.65万元、2750.67万元,占同期利润总额分别为12.80%、22.26%、9.77%。上述投资收益中大多数为理财收益。

  税友集团的政府补贴、税收优惠、投资收益方面获得的收入占利润总额30%左右,其中2018年更是高达37.15%。

  主营业务之外的收益通常具有不可持续性的特征,一旦未来国家税务信息化出台的相关行业政策发生不利变化,必将对税友集团的经营业绩形成巨大冲击。

  大手笔买房理财

  募资必要性严重存疑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末,税友集团的固定资产为5.39亿元,同比增长94.58%。其中房屋及建筑物为5.13亿元,同比增长101.96%。从而导致了公司折旧与摊销费用的大幅增长。

  对此税友集团表示系改善员工工作环境、提升公司形象,在上海、重庆等地区购置了办公用房以及在建工程转固等原因。报告期末,税友集团持有的房屋及不动产共92处,还有1处尚未办理房产证。

  随之而来的是管理费用增长,2017年-2019年税友集团管理费用中租金、物业及装修费科目金额较高,给出理由为更加便于与客户面对面沟通,需要较多经营办公场所所致;同时,购置及自建增添较多办公楼使折旧摊销金额增加明显。

  2017年-2019年,税友集团管理费用分别为1.49亿元、1.98亿元、1.86亿元,上述两项费用占比为22.18%、20.37%、22.25%。

  管理费用分析

  图片来源:税友集团招股书

  上文提到税友集团的投资收益十分可观。但颇为吊诡的是,税友集团2017年、2018年的交易性金融资产为零。《全球财说》查询后发现,此前理财款项都列于“其他流动资产”条目下,上述两年末其理财产品余额高达5.03亿元、9.92亿元。

  2019年启动IPO后,税友集团开始大量赎回理财产品,才致使银行存款激增,但这仍躲不开对于募资必要性的质疑。

  一手买房一手理财,税友集团着实并不缺钱。

  截至2019年末,税友集团货币资金为16.43亿元,在银行躺着的存款就达16.22亿元。同时《全球财说》查询资产负债表后发现,税友集团负债极低无偿债压力,这样的情况下,请问上市募资的必要性是什么?

  此次,税友集团计划募资9.12亿元,与计划投资项目的投资总额相同。计划投入电子税务局系统智慧化升级改造项目、亿企赢财税综合管理与服务平台升级改造项目、及研发中心建设项目。

  在风险提示中,税友集团提及此次募投项目中固定资产及无形资产投资合计高达7.76亿元,实施后每年公司新增折旧、摊销费用合计约为1.02亿元,可能导致公司盈利水平下降。

  股权纷繁复杂

  多机构突击入股 实控人套现

  虽然账上不愁,但不论是资产规模,还是销售收入,税友集团与行业可比公司仍有着不小的差距。

  可比公司相关数据

  图片来源:税友集团招股书

  研发投入占比虽然高于可比公司,但是通过招股书发现,税友集团及其子公司名下共拥有专利权 31 项,几乎一半专利为受让所得,研发能力看起来仍需加强。

  同时,公司报表披露,2017年-2019年,税友集团净资产收益率分别为35.00%,36.10%,20.19%。连续三年持续下滑,自有资本获得净收益的水平较低,造成大量闲置资金浪费。

  总之,在经营战略和经营能力方面,税友集团还有待加强。

  不过,也许正因为如此,为了提升资金运用效率,致使税友集团与的合作更加紧密。

  2019年2月28日,控股股东思驰投资与云鑫创投、普华晖赢分别签订股份转让协议,将总股本的4.99%转让给云鑫创投,云鑫创投正是归于阿里旗下。

  IPO前闪电入股、4.99%精准卡线,背后的战略布局耐人寻味。

  也正是IPO前夕的思驰投资频发的股权转让,使其套现金额超12亿元,也使磐茂投资、云鑫创投、普华晖赢火速成为资本市场的分羹人。而思驰投资背后的实际控制人,也正是税友软件的董事长兼总经理张镇潮。

  除了减持套现突击入股,税友集团的代持情况也十分值得注意。在招股书中,一共用近70页的篇幅,来梳理代持变动情况。其中,实控人张镇潮及高管等284人的部分股份早期由周可仁代持,而张镇潮又曾为67名股东进行代持,可以说是相当复杂。

  图片来源:税友集团招股书

  如此复杂的股权架构外,实际控制人张镇潮还涉及行贿受赂案件。

  据当时报道,广东省国税局原局长李永恒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帮助浙江西安交大龙山软件有限公司(税友集团前身)在广东推广该公司的网上抄报税系统软件,并收取税友软件董事长张镇潮44万元。

  2015年,李永恒因受贿罪已判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而行贿者所控企业,5年之后在无充分募资必要性的情况下登陆A股市场,个中缘由值得咂摸。

扫二维码 领开户福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