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鵬情萬里】戛然而止的震動

●風吹草葉有戛然而止的一刻,人生又何嘗不是!照片是近日在港島南區西高山上所拍攝。作者供圖

趙鵬飛

慣性和麻木像是一對面貌憨厚的孿生兄弟,不知不覺間,便恣意地霸佔了我們好長一段人生。直到有一具被嚴重透支的軀體,突然倒斃在眾人眼前。

22歲的拼多多女孩,午夜的下班路上,倒在了寒冷的烏魯木齊街頭。雪花清冷,一個年輕美好又溫熱生命的戛然而止,在內地的社交媒體上,凝結了一場聲勢浩大的反思和質疑。或者,更像是一次物傷其類的集體哀嘆。

猝死職場的事件用層出不窮來描述,有些過於冷酷殘忍。每一個戛然而止的打工人身後,都有未盡的責任、未完的願望。每次出現年輕打工人猝死事件,社交媒體的輿論場上,總會掀起一輪對資本無限壓榨的聲討。之後,隨着新聞熱度的迅速降低,高負荷高壓力工作生態系統,依舊纖毫無損地照常運轉。這並非圍觀事件的人健忘,而是「內卷」白熱化之後,每個行業每個崗位每個企業,都無法從激烈的市場競爭中獨善其身。借不幸猝死同路人引發的高度關注,罵罵資本,發發牢騷,暫時宣洩一下胸中淤積的不忿,然後繼續低頭,認真勞作。下一個悲劇上演的時候,所有似曾相識的情緒,會重溫一次。然後,任由慣性和由此衍生的麻木驅使,恢復平靜,一切如舊。

這是打工人的現實,也是資本在擴張中遇到的現實。

面對美國強權制裁和瘋狂圍堵,做到世界第一的華為創始人任正非,說出了一句名言:活下去最重要。壯士斷腕也罷,斷尾求生也好。青山常綠,不怕沒柴。

以前看《瑯琊榜》,大反派夏江說,人死了就什麼都沒有了。在這個嗜權如命的人眼裏,只有活着,才能操弄權力,享受馴服眾人的樂趣。排在瑯琊榜首的麒麟才子梅長蘇,在慘烈戰事最關鍵一刻,聽從了父帥對他最後的叮囑,活下去。挫骨削皮,改名換姓,十一年後,梅長蘇復仇者歸來,施展過人智計,攪動京城風雲,終於大仇得報,洗刷了家族蒙受的不白之冤。善或是惡,要延續下去的前提,都是先要活下去。

十多年前,一場突如其來的八級地震,數以萬計的人,瞬間失去生命。走在震後的殘垣斷壁上,感同身受的戛然而止,如同一道閃電,無比精準地擊中了心裏最柔軟的地方。很多自以為是的堅守和追尋,就此全部放逐。內心的平靜和坦然,宛如一泓淨水,觀照出了活下去的意義。一路品評咂摸,愈發覺得甘苦辛辣都是箇中應有滋味。

上周末,小學同學的父親忽生急症,當日便病逝。參加完葬禮回來後,母親視頻電話問我,你什麼時候回來?這麼嚴重的疫情如何回來。我有些摸不着頭腦,隨口答了一句。母親續問,你什麼時候結束那邊的工作,回來跟我們一起生活?

我頓時啞然,轉瞬便明白,同輩人的猝然離世,警醒了母親對人生匆匆的慣性鬆弛取態。

她自顧自地說,你若沒有成家沒有幸福的生活,有一天我死了眼睛都會張着。

那你就不要死嘛,長命百歲地活下去,健康硬朗地活下去,盯着我,盼着我,不依不饒地瞪着我,將來我總會找到屬於自己的幸福。

一言為定。

電話收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